现项目需要采购一批进口锚栓 但听说现在的锚栓是假冒进口的较多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编者按:自今日始,本报推出“新闻调查·假冒进口锚栓追踪记”系列报道,聚焦被广泛应用于我国铁路工程等的金属紧固材料——锚栓的质量情况。

一直以德国原装进口形象出现在我国建筑幕墙与铁路工程市场的慧鱼锚栓,竟然有在国内小厂加工生产的产品?日前,本报记者在接到新闻线索后,辛普森到底有没有制订周密的采访计划,以采购员身份,进入深山里的锚栓加工厂,调查事实真相。

5月7日,本报总编室接到新闻线索举报电话,称国内市场流通的德国慧鱼锚栓,并非如宣传所称全部由德国原装进口,而来自国内小厂家,并且质量低劣。

举报人约记者见面,提供了相关视频和文件材料。视频中,一位身穿浅色上衣的男子正在介绍,自己的工厂受托生产慧鱼锚栓。据报料人称,这是在浙江某处深山里的一家很小的厂,场地简陋,产品用料低劣,质量下乘。

德国慧鱼是我国建筑市场颇有知名度的锚栓产品,一直以纯正的“德国血统”形象出现在我国市场。记者查阅其官方网站,宣传词称一些著名建筑工程均使用了德国慧鱼产品,如北京中华世纪坛、首都机场、国家体育场(鸟巢)、上海的金茂大厦、国际会议中心、上海F1国际赛车场、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等等。

举报人称,慧鱼在德国的工厂很小,根本提供不了足够供应中国市场的产品,原装产品在中国极为罕见。而我国有很多作坊式的代加工厂,德国慧鱼的加工需求,为作坊小厂提供了市场。

德国慧鱼的官网称,德国慧鱼集团总部位于德国南部黑森林的图木岭,其在华的子公司名为慧鱼(太仓)建筑锚栓有限公司。其在华宣传的“德国慧鱼集团”,其实在德国并未注册为集团,其真正的名称是FischerwerkeGmbh&Co.,KG(费希尔厂有限责任两合公司)。

初夏的一个下午,调查小组一行三人三点多从北京坐飞机到达杭州,即换乘汽车连夜赶赴宁波。车行大约三个多小时,抵达宁波东北部的镇海区时已近凌晨。在当地寻了一个酒店休息,第二天上午大约九点继续驱车出发。

汽车在公路上行驶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转入一条山间马路,往大山深处行车数十里,远远看见,在山脚下的低处,竹叶掩映中,一座小楼顶部竖立的“宁波市统达金属制品厂”几个字映入眼帘。汽车驶进群山怀抱的小村落,转入一条黄泥路,抵达厂门口。

为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我们以铁路锚栓采购员的身份,见到工厂负责人陈老板。他身量不高,黑发中略带点白,本地口音,谈吐中有时会夹带手势。

办公室墙上贴着书法字,茶几上放着茶道杯壶。虽是乡村里的小厂,但办公室布置得颇有文化气息。

面对我们这样从北京远道而来,急于了解锚栓价格行情的“采购员”,陈老板没有先说产品的质量如何,而是热情地介绍起慧鱼对自己的信任。

慧鱼并不是对中国所有的加工厂都这么信任的。陈老板说,工厂从2000年与德国慧鱼合作,至今已经为慧鱼锚栓供货15年,其生产的产品正在京九线铁路、杭州地铁、宁波地铁等工程上使用。德国慧鱼的老板老费舍尔先生对慧鱼在中国的定点加工厂十分挑剔,一般合作两年,很少长期合作,但对陈老板和深山里的这座小厂格外信任。

陈老板告诉记者,数年前发生的广州大运会顶棚倒塌事故,其真实的原因在于锚栓质量差,出事的锚栓是慧鱼委托另一家加工厂生产的产品,那是一家安徽的福利加工厂,因为此次事件,慧鱼中止与其的合作,如今那家工厂已经不复存在。

在谈话过程中,陈老板还跟一位客人商谈了一份委托加工合同,从合同中我们看到,工厂有意为新的客户,生产与慧鱼、辛普森授权生产的地铁、高铁专用锚栓相等质量要求的产品,协议定价基础为切底式锚栓材料35#钢、套管材料20#钢、螺母35#钢。杰克-辛普森

走进工厂车间,门口并不整齐地堆放着数十个简易铁桶,桶里装满一枚枚刚走下生产线的锚栓。铁桶外形与北京街头卖白薯的铁桶相似。据目测,一个桶里大约能装数百枚锚栓。

车间里,大约十位工人正在机器边作业。机器看上去比较老旧,各类机械加工设备比较齐全,车床、机床、平滚及窜滚螺纹滚丝机都有。

陈老板说,工人们正在生产的,是一批将要安装到西安地铁工程中的锚栓,大约50万枚。记者从印有“辛普森”的标志包装中随手拿起一枚,发现锚栓上面印刻着美国锚栓品牌“辛普森”的标志。

据介绍,不久前,工厂发出一批用同样设备、同样原材料与工艺生产出来的产品,与正在生产的这批锚栓唯一的区别是,上一批产品印的是德国“慧鱼”锚栓的品牌标志。

第二天上午,在杭州余杭大厦旁边的城市花园酒店一层大厅,我们见到了慧鱼的区域销售经理小王。依然是以采购商的身份。

小王首先递给我们一份装有纸质材料的透明文件袋,里面有慧鱼(太仓)建筑锚栓有限公司授予杭州某建材公司授权经销商的《项目授权书》,还有盖着慧鱼(太仓)建筑锚栓有限公司报关专用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和国家建筑材料测试中心的《检验报告》等,均为复印件。

当我们问及,慧鱼锚栓是否为进口产品时,小王笃定地说:“我们的产品全部是原装进口,在国内太仓公司组装。”

在慧鱼锚栓的宣传材料中,有“背栓产品竞争对手纵览”的内容,将对手分为高中低三档,其中高端品牌为慧鱼、意大利、凯尔,注明“均为进口品牌”,而中端品牌有四个,“均为伪进口品牌或贴牌”,低端品牌四个“均为国产品牌”。并附有竞争对手产品图片。

我们询问背栓、后扩底锚栓、化学锚栓三种产品的价格,小王说,背栓M6的价格为17元左右,M8价格为19~20元左右,而M20化学锚栓要20多元。我们表示“价格太贵,比了解到的其他厂家贵很多”。小王说,德国品牌的成本高,质量好,售后服务好,能给客户做现场指导讲解说明。他最后表示,若有意合作,价格还可浮动。

近年来,我国很多城市纷纷建设地铁、高铁,铁道建设加快,铁路工程必须使用的锚栓产品需求大增。

地铁、高铁的车站、隧道,必不可少地需要用到一种由头部和螺杆(带有外螺纹的圆柱体)两部分组成的一类紧固件,与螺母配合使用,用于紧固连接两个带有通孔的零件,是将被连接件锚固到已硬化的混凝土基材上的锚固组件。

这种紧固件就是锚栓,还有一个名字叫螺栓。因为地铁、高铁等重大工程,设计标准规范对锚栓的防火、抗震、受压都提出明确要求。

2个小时耐千度高温,是我国对“通风空调专业、电气专业”等涉及的混凝土用切底机械锚栓、化学锚栓的防火要求。铁路用锚栓,必须达到这样的要求。

这就意味着,把一棵小小的钢铁螺栓,放进一千多度高温的炉中燃烧,2个小时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apg.net/,杰克-辛普森它还能承载受力。只有这样的锚栓,才有资格在地铁、高铁工程中使用。

一位紧固件专家告诉记者,全球除了用于航母甲板用钢能耐一千多度高温外,通常圆钢材承受高温只有200多度,当温度升到600度时其承载力为0。

在高铁中,用于高铁列车牵引的电力线千伏高压线,该高压线在隧道内是用超强专用化学锚栓固定在隧道壁上来悬挂的。该化学锚栓不但要经得起气流屏障大气压作用,还得经得起防火,如出现断裂脱胶,就会使27.5千伏高压线断线或脱落,后果难以设想。

正因为该锚栓在隧道工程中的重要性,世界各国都把其列为关健技术、重要材料予以确保。我国设计单位对此也给予了高度重视,在锚栓的规范和设计上使用了最高标准,并要求施工单位使用最可靠的厂家材料,确保万无一失。在设计中给予了足以保证高质量材料的概算。

多年来,因锚栓导致的建筑幕墙事故,在我国屡见不鲜。北京的海关总署大楼曾发生过工程事故,我国建筑幕墙领域专家龙文志撰文指出,是注有慧鱼FZP字样背栓导致幕墙用板材开裂。

日前,龙文志通过电子邮件接受记者采访。他认为,鉴于化学锚栓在铁路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有关部门应尽快制订出专门的该材料标准和检测办法,进行严管。为了确保选出合格的厂家,避免施工单位为单纯省钱,建议将化学锚栓材料实行甲方直供。在选购时不能谁的价格低就用谁的,要以质量为第一综合考虑。有关部门应对铁路工程中已经安装使用的锚栓产品进行检查,在未发生事故前彻底查清安全隐患,尽快采取补救措施,确保安全。

真心没必要崇洋媚外,施邦 倍儿固的品质就非常好,济南鸿邦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提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